一部新连史,你我来开篇

文章正文
2020-04-21 09:16

一部新连史,你我来开篇

第77集团军某旅侦察连上等兵梁文康做梦也没有想到,自己有幸成为被载入连史的“第一人”。

“梁文康,因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中表现优异,被上级表彰为先进个人……”在这本今年2月修订的《侦察连连史》上,关于梁文康的记录,虽然只有短短百余字,但在侦察连官兵看来,每个字都重若千钧。

谈及为新组建单位谱写连史的初衷,该旅副政委贾树鹏告诉记者,这一切,都跟一场活动中出现的尴尬有关。

去年底,旅里结合“传承红色基因、担当强军重任”主题教育,举办“连史大家讲”故事会。在其他连队,官兵们从抗日战争讲到抗震救灾,活动进行得有声有色,可在侦察营,却是另一种冷清的场面。

“组建两年来,我们一直在打基础,哪有可讲的?”追问之下,侦察营的几名连主官道出苦衷,“好歹其他连队还有些‘红色家底’,我们却是白纸一张。”

原来,作为新组建单位,侦察营既没有前身部队,官兵中也以新兵、新干部居多。这样看来,让他们讲连史,确实有些强人所难。

“真的没东西可讲吗?”贾树鹏在蹲点中了解到,组建以来,在侦察营发生过许多感人的“拓荒”故事——

比如刚搬进新营区,侦察营负责全旅训练场地平整工作。高原杂石多、土质硬,一镐下去冒火花、三镐敲得虎口疼,半个月下来全营工兵锹用坏了一大半,可即便如此,官兵们仍干劲儿十足,毫无怨言。

又比如滑降训练,许多官兵起初登上十几米高的“反恐楼”都心慌腿抖。为尽快形成战斗力,官兵们用安全绳将自己悬吊在楼顶,以这种“吊大钟”的方式克服恐高心理。不仅如此,官兵们还以苦为乐,经常比试看谁吊得时间长。不久后,连队“吊钟王”吴志高在集团军组织的比武中,一举夺得冠军……

这些好故事,咋就没人讲?座谈中,许多官兵坦言:“传承红色基因,自然是讲过去的事,这些发生在‘今天’的事情,咋能进连史?”“别的连队官兵讲的都是英雄前辈出生入死的大事,我们这些‘芝麻绿豆的事’压根儿够不上格……”

经过更深层次的调研,贾树鹏发现,对红色基因的“认知失重”,同样也出现在一些老牌连队:许多连队的连史中,关于过去的记录浩如烟海,而“当代史”却只有寥寥数言,甚至近乎空白。

“传承红色基因,不应厚古薄今。调整组建、转隶移防本就是重大历史事件,官兵们开局拓荒的奋斗史同样值得铭记!”基于这一认识,该旅在筹划今年主题教育时,将调子定为“谱新”,以开展“官兵进连史”活动为载体,引导官兵以实际行动延续历史、创造历史。

就这样,一场别开生面的“拓荒行动”,在侦察营上演。

在施工中累倒的下士周传果、在上级比武中夺冠的王小鑫……不久后,一本本崭新的营史、连史相继出炉,组建以来的重大事件和先进个人都被载入其中。一名今年将满服役期的老兵,看到自己被写入连史后,激动地说:“以后再回到连队,我也能拿着连史骄傲地对别人说:‘瞧,我是本连的第一代官兵!’”

在全旅层面,他们明确规定:凡是受到集团军以上表彰奖励,在军种以上比武竞赛中取得名次,以及荣立二等功以上的官兵,其事迹要在旅史灯箱上体现;凡在演习演练和大项任务中取得优异成绩、做出突出贡献的单位,都有资格进入旅史年鉴。

采访中,作为首批被载入旅史的官兵代表,连长陈乐乐告诉记者:“每次路过挂有自己照片的灯箱时,他都会提醒自己,要把连队带好,绝不能给上了旅史的自己丢人。”正在备战上级比武的下士郭梦袒露心声:“我一定要夺取冠军,把自己的名字写入旅史。”某新组建连队上等兵杨连旭则说:“每当捧读连队的‘当代史’,总能想到后人以我们这代官兵为教材,讲述连队艰苦创业优良作风的场景,怎会不斗志昂扬、热血沸腾?”

近日,该旅新建旅史馆破土动工。该旅宣传科科长王祖俊告诉记者,他们在设计旅史馆布局时,专门留出了一间空白展厅,虚位以待更多的“拓荒者”将自己的名字载入其中。

(责编:陈羽、黄子娟)

文章评论